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四百零七章 王骥下臭棋(第一更)

作品:带着军需来大明|作者:浪子边城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19-12-03 10:41:39|下载:带着军需来大明TXT下载
  面对着弹劾,邝野采取了反击之势。他没有选择去解释什么,也没有邀功自赏的意思,而是很干脆的撩了挑子,老子不干了,不伺候了总行吧。

  高座于黄金龙椅之上的朱祁镇一直默然般的看着这一切。

  经历了土木之变后,朱祁镇的心智已经成熟了许多,至少眼前之事他还是能够看一个明白的。那就是大家认为这一阵子邝野的表现太过了,权力也过重了,是要联手击之了。

  手下的臣子们分帮结派,这一点哪一个皇上又会不知晓呢?但多半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过去了。毕竟只有有了争斗,才会显得皇上的重要怀,他才更好的可以于其中找寻利于自己的平衡之道。

  其实这一阵子,不仅众大臣们,便是做为皇上的朱祁镇也收到了不少锦衣卫和东厂传来的密报。说的大多都是这位兵部尚书见了什么人,拿下了什么人,推荐了什么人。

  因为兵战在即,有时候事急从权,往往是邝野先把事情做了,才会上一个折子向他这位皇上说明原委的。

  这样的事情在紧急状态下,自然是没有错的。可一旦天下太平了,如果有人想要追究这样的事情,那是一抓一个准的。便是做为皇上朱祁镇,也为邝野的事事不报而心生了怨恨,有时候也会想,这位老尚书眼中是不是还有自己这个皇上的存在,这样的臣子也是应该要好好敲打一下的。

  连皇上都是这样的想法,也就难怪众人指责之下,邝野只能选择致仕一途了。

  有心想着敲打一下邝野,也是敲打一下众臣子,外加广东之乱已经解决,此时的兵部重压也减轻了许多。朱祁镇在心中衡量一番之后,即张开金口说道:“即然邝爱卿的身体不好,那便先在京都之中休息一阵便是。朕会安排太医上府给爱卿调理的,至于兵部的事情...就暂时的交由左侍郎王骥来代为处理吧。”

  朱祁镇竟然同意了,并没有所谓的三推五辞。这种表现落在了其它大臣的眼中,有欣喜的,有兴奋的,也有感觉到失落的。

  可是不管如何的想法,即然金口一开,此时的邝野便是想要继续留在兵部执掌大权也不可能了,唯一可做的便是跪地谢恩。

  同样站出来跪地谢恩的还有王骥,这位邝野的副手之一,但实际上两人的想法与理念一向都不一致,便是在南方之乱时,这位左侍郎所做的也一直是观望,甚至有时候还会弄一些小手段给这位老尚书添添堵,暗中的使使拌子。

  这样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之人,往往还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特别的能团结人,也很能抓住人性的弱点,也正因为此项技能,常常是官场中的不倒翁,做事情往往照顾着别人的利益和感受,也会使得他的人缘很好。这才一直在邝野手下座稳着左侍郎的位置。如今一有机会,便当真是一飞冲天了。

  邝野养病,王骥出位,朝堂之上的争议这才宣告了一个段落。一脸落寂的邝野提前下了朝,留下了其它臣子商议着接下来的办法。

  王骥新官上任,自然是要有一番表现的。他跪倒在地,几言几语间,竟然就将前方的事情寻到了解决的方法。

  “皇上,愚臣之见,云南之事可以纵横之术来解决。”已经起身的王骥一脸自信之态的说着。

  “何为纵横之术?”朱祁镇高高在上座着,一幅饶有兴致般的模样问着。

  “臣之见,可先安抚和奖赏并重。安抚一道为交趾之地。我们可以派出使臣与他们联系,承认他们国家主权的地位,行联姻之法,以稳定其心。介时,只要交趾兵力退出了,岷庄王等自然实力大落,可一战击败之。”

  “奖赏为并重之道,可着人前往西平侯府,许其为沐王,平定云南之乱,为南明永世镇守云南之地。有此厚恩,不愁他们不会尽皆全力。至于苗族首领杨文伯,我们亦可封其为苗王,世袭罔替,让他们永远的效忠于南明,效忠于皇上。”

  “最后的忠胆伯嘛,可差人令他们解散军队,如若不然的话,可命令附近城池不在供给他们吃食,同时请忠胆伯来京领赏,军无头,兵无食之下,如此一来,军心自然涣散,可不攻自破之。”

  话不是很多,但王骥之言一出,早就引得朝堂之上人人脸色惊惧,变色不止。

  大明自成立一来,一直遵循着不和亲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之策,除了明初之时,后面更没有异姓封王之事出现,但是现在王骥这番话一出,是彻底的推翻了一切。封王、和亲种种之事以前想都不敢去想的,现在竟然于此人之口中宣读了出来,众臣怎能面不变色。

  不仅是众臣子们,此刻便是高座于上的英宗朱祁镇都是脸色大变。

  这是等于改了祖宗的家法呀,其中的厉害关系他自然是清楚不过。“王骥,谁给你这般大的胆子,敢于说出这样的话来?你可知罪吗?”面上带着冷色,声音中暗含着怒气的朱祁镇高声质问着。

  “臣惶恐。”王骥看出朱祁镇是真的生气了,人便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,只是脸色上并未有多少的变化,而是继续说道:“皇上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呀。想越王勾践卧薪尝胆这才打败了吴王夫差,成为了春秋末期的一大强国。自古都是看其事情的结果,没有几人会注重过程的。皇上,云南之事越闹越大,若不再加以制止的话,怕是会伤及到我南明的国之基石呀。”

  一幅忠言逆耳般的模样,王骥大声的喊着,好似他的一切所为都是出于公心,若是不允的话,便是皇上昏智无能一般。

  无惧于皇上的龙威,王骥依然是我行我素,反倒是让众位臣子开始感叹着此人的忠直了。大明和宋同样有着不杀士大夫及上书言事者的规定,所谓刑不上大夫便是此意。

  王骥的“忠言直上”,发生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,便是现在的朱祁镇是龙颜大怒,也无法当众给予什么严惩。怒气之下,他只得大声的说道:“朕累了!”

  说完之后的朱祁镇是转身即走,一旁候立的曹吉祥即大声的喊着“退朝”以宣布着今天朝会的散去。

  朝会是散了,但众臣们在离宫时依然是凑在一起三三两两的议论着,如此可见,今天王骥之言对这些人的震动也是蛮大的。

  不和亲,不纳贡说起来很是威风。但做为官员而言并未能够得到什么实际的好处,这只是皇上的荣耀罢了。而如果可以牺牲这份荣耀,换来天下太平的话,想必是很多人所希望的吧。毕竟家国面前,真正能将国放在前面的人还是少之又少,不然的话,历史中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叛臣了。

  朝会向来没有什么秘密?刚回到家中的邝野,也是仅仅座下了喝了一壶茶,便得到了王骥在朝堂上的言论。闻及的他是怒不可竭,不顾家人的反对,这就要进宫面圣,只是去打探消息的管家回来仅仅是说了一句话后,邝野就扑通一声倒座回椅子上,双眼木然的看向着前方,在无任何的言语了。

  “老爷,新得的消息,王骥去了皇宫后院了,说是皇上要召见他。”

  仅仅就是这么一个消息,便已经可以证明了很多的事情。虽然说王骥之言很有悖逆之意,但皇上不仅不惩罚他,反而还私相授见,如此便可以说明很多事情了,至在在这件事情上,皇上并非是完全的反对。

  “皇上呀,你这是要置祖宗的法度于不顾啊!”缓过神来的邝野突然向天就是那么一吼,随后整个人便感觉到眼前一黑,扑通一声真的被气晕了过去。

  ......

  皇宫之中。

  朱祁镇单独的接见了王骥。

  当偏殿之中只有朱祁镇、王骥和曹吉祥三人的时候。英宗突然神色大怒的吼道:“你在将朕的军吗?他们到底给了你多少的好处?”

  朱祁镇说这些话的时候,目光之中恨不得有要杀死王骥之意。此人竟然当着朝堂众文武百官的面说出要封王和联姻之事,事先没有丁点的征兆,这便是在将自己的军。试想一下,这个消息怕应该很快就会传出去吧,如果他不允准的话,西平侯会怎么想?交趾又会怎么想?杨文伯会怎么想?怕是只能将他们义无反顾的推到岷庄王一系的怀抱之中吧。

 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,以如今南明的实力,与此三股势力为敌,实在没有什么胜算。纵然就算是以举国之力赢得了这场胜利,怕也会是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倘若那个时候,北明突然向自己出手的话,拿什么去抵挡?

  说到底,全是因为杨晨东的原因,他改变了土木之变的结局,让原本强盛的大明分成了南北。

  相对于平定云南之乱,甚至是打败交趾和平定叛乱而言,朱祁镇更想做的还是杀回到北方京师去,重新的统一大明,这才是他需要的丰功伟绩。正是因此,他是不会尽全力平定云南之乱,看中了这一点的王骥这才站了出来,提出了如此的想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