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136章 仅仅只是陈同学

作品:我的房分你一半|作者:叶非夜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19-11-09 02:18:36|下载:我的房分你一半TXT下载
  驾驶座的车窗落下,秦孑隔着一段距离,眉目清雅的望着她:“微信的事翻页了,那秦老师……是不是可以对你负责了?”

 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,和平日没什么区别,只是在说道“负责”两字时,他语调微缓了下,轻飘飘的口吻,勾人又引人遐想。

  深夜的住宅楼,灭了很多灯。

  陈恩赐身后的声控灯自动熄灭了。

  借着不远处的路灯,陈恩赐心跳忽然慢了半拍。

  负责?
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

  陈恩赐心底有些乱,还有些说不出来的紧张,隐隐夹杂着些许小小的期待。她故作平静的回视着秦孑的眼睛看了会儿,才眨巴着眼睛问:“负什么责?”

  秦孑:“你说呢?”

  陈恩赐心蓦地收紧了一下,背在身后的指尖缠了一圈又一圈的包带。

  秦孑想到小姑娘都能把呼叫转移的事忘掉,怕是早就把自己发短信说过的话也都抛之脑后了,他看了她几秒,见她不说话,就拿着手机,截了张图,勾了一下,点了发送。

  陈恩赐拿着的手机,叮咚了一声,她拿到面前,点开看了一眼,是秦孑发给她的微信。

  截图上,他用红色的圈勾出一句话:秦老师,你要对人家负责呀。

  原来他的那句负责,是顺着她的话说的……

  意识到自己会意错意思的陈恩赐,为自己刚刚心底复杂的情绪感到一阵淡淡的尴尬。

  还好秦孑不会读心术,否则她就要当场表演一个原地去世了。

  陈恩赐自我庆幸了一阵儿,抬头看向了秦孑。

  尴尬明明已经被她遣散掉了,她也没再他面前丢人,可她不知道为什么,心口莫名有些躁,尤其是在看到秦孑那张脸后,她就更躁了。

  骨气和面子,让陈恩赐真的很想当场甩句:姑奶奶我不需要你负责!

  可现实是残酷的,图书馆跑了,资料查了,书也看了,依旧还是一脸懵的她,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。

  还能怎么办?谁让她认识的人里,就他最懂,谁让她就是想要《生命》那部剧。

  算了,有求于人……

  陈恩赐眨了眨眼,就一脸恍然“哦哦哦”的出了声:“你说的是这个负责呀。”

  秦孑眉梢略挑,一脸的意味深长:“不然呢?”

  陈恩赐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处,不然呢?不然你以为是哪种负责?

  几分前搞错的陈恩赐,立刻心虚了起来。

  狗男人不然个锤子啊不然!少说两句话会死吗?还有,哪里有什么不然?没有!绝对没有!

  好在陈恩赐反应机灵,她心虚了一会儿,然后就决定抱着装傻到底秦孑也奈何不了她的心态,冲着秦孑“啊”了一声:“什么然?孜然?”

  秦孑:“…………”

  秦孑望着陈恩赐迟迟没说话。

  他看得出来小姑娘是故意装疯卖傻,他那一声不然呢,纯属随口一逗她,他本以为她会和从前一样,傻乎乎的回句什么不然呢?他再顺势逗她句,不然你想让我对你身体负责?然后惹得她脸红愤怒叭叭的骂他一通……

  结果谁知,他刚刚竟从她眼中捕捉到了慌乱。

  她慌什么?

  陈恩赐被秦孑盯的心底越来越虚,到了最后,她直接破釜沉舟的想他要是敢拆她台,说他说的不是孜然而是不然,她就一头磕死在他的车上。

  秦孑其实很想问问她,但他到底还是没敢逼得太紧。

 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,秦孑径自的略过他和她刚刚的对话,绕回到了主题上:“我平时会有些忙,时间不会特别固定,但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腾出时间给你,到时候我跟你微信联系?”

  不用一头磕死在秦孑车上的陈恩赐,听到这话,心底缓缓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没敢跟秦孑过多的纠缠,见他说的话如自己所愿,便点了点头说:“可以吧。”

  没给秦孑再开口的机会,陈恩赐又问:“没事,我进去了?”

  秦孑没说话,微微颔首,目送陈恩赐进了电梯。

  …

  回到家,陈恩赐洗完澡出来,手机多了一条微信。

  五分钟前,秦孑发来的,是语音,点开他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里显得格外突兀。

  “陈兮,如果最近你没什么通告,可以来公司坐坐,对你来说,了解做这类项目的人,比了解书本上的知识更主要。”

  秦孑这话说的没错,电视剧演出来的是人生百态,虽然主题是医疗 AI,但故事却是人烘托出来的。

  陈恩赐点着屏幕,回了句:“哦,好的。”

  秦孑还没睡,很快就给她发了一个定位,是银河大厦。

  秦老师:“你随时可以过来,来之前给我留个言就好。”

  陈恩赐:“嗯嗯,我知道了,谢谢你,秦老师。”

  秦老师没再回消息,陈恩赐盯着屏幕看了会儿,就又打了一行字:你伤口别沾水,记得换药。

  她打完后,没点发送,而是发了会儿呆,就向上滑动着屏幕,将他昨晚发的消息,看了一遍。

  秦老师:“习惯了不常看微信。”

  秦老师:“我改。”

  我改……改什么?改为了她常常看微信?

 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,他和她又不是从前那样的关系了。

  就像是他不回她微信,他陪着别的女人去逛超市……都跟她无关,她无权埋怨他、责怪他,所以她只能翻页。

  还有刚刚在楼下,她竟然因为他说的负责,心底浮现出小小的期待……她期待什么?没什么好期待的了,不是吗?五年前,他说分手,她期待过一夜,他没回来,她收拾东西走了后,她也期待过……期待到最后,不都是落空后的失望吗?

  如今时隔五年……五年,能改变的东西太多太多了,五年前期待都落空,更何况五年后。

  陈恩赐突然觉得是自己自取烦恼了。

  她真没必要想太多,她现在是有求于秦孑,他愿意帮忙,她到最后也会给他报酬,泾渭分明,坦坦荡荡。

  她跟着他,就好好的当个陈同学。

  ……仅仅只是陈同学。

  陈恩赐吐了一口气,将刚刚打的那行字,一个接着一个的删掉,然后放下手机,合眼入梦。